导入数据...
设为主页收藏本站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甘孜门户网>>旅游资讯

圣洁甘孜美在底蕴——走进甘孜新篇章(二)

甘孜门户网      http://gz.cdmhw.com/    发布时间:2013年7月25日   来源:四川新闻网

    康巴文化有着历史积淀丰厚,内涵博大精深,形态多姿多彩,地方特色浓郁的特点,以及不可替代的、独特的、持久的人文魅力。甘孜州作为康巴地区的主体,集中了康巴文化的精粹,体现了康巴文化的方方面面。康巴文化作为甘孜州的宝贵资源,具有极其广阔的开发前景。以充满神奇魅力的康巴文化与壮丽秀美的自然景观相结合,其美,蕴含在丰富的底蕴中。

  甘孜是茶马古道的中心。藏族用马换取茶叶的交易在古代叫做“茶马互市”,这个动听的名字导致了这条穿越横断山脉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茶马古道”的产生。到了明朝,随着茶马交易的发达,“茶马互市”的市场从雅安、碉门(今天全)、芦山西移“打箭炉”,这便是后来闻名世界的康定。

  茶马互市让这片荒滩变成了城市。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准“行打箭炉市,蕃人市茶贸易”。正是这位大清历史上有名的皇帝,一纸王命,改变了这片荒滩的命运,使后来康定成了西陲重镇。不包括其他物资,仅茶叶一项在康熙年间每年交易量就达八十余万包。嘉庆年间最高可达一百多万包,就是一千多万斤。茶马古道上的运输主要是靠人背。至今,茶马古道的青石上还遗留着当年马踩下的蹄印和脚夫们用拐把歇息时拄下的一个个深坑。内地的盐、茶、丝绸运往康定,少数民族地区的特产皮毛、名贵药材运往康定,康定变成了藏汉物资文化交流中心。藏区所需物资从这里一条沿我州南线经巴塘进藏,一条沿我州北线经德格进藏。由此形成了川藏“茶马古道”。随着历史的推移,川藏“茶马古道”不再是一条物流通道,而是藏汉民族团结的纽带,是藏汉民族经济往来的桥梁,又是藏汉民族文化交流的文明通道。

  甘孜有浓郁独特的宗教文化。宗教在甘孜州有着久远的历史和深刻的影响,州内藏传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四种宗教并存,但大多数农牧民群众信奉藏传佛教。藏传佛教在我州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伴随着藏族历史的发展而同步发展,形成了分布广、教派全、寺院多、影响大的显著特点。作为我国佛教三大语系之一的藏传佛教,有着悠久的历史。佛教在藏王妥托日牟赞(255—375)时从印度传入西藏,在赤松德赞(742—797)时正式得以传播。经过长期演变发展和与西藏固有苯教的斗争融合,形成了藏传佛教这一佛教派别。公元698年至900年噶尔·禄东赞之孙赤松顿布,为逃避赞普都松波结的杀戮,携其子阿尼降巴白(苯教高僧)徙居“旦麻”(今德格)地区,苯教开始在德格地区立足。8世纪吐蕃王朝推行“兴佛抑苯”政策,许多苯教东徙康区,建立了康区第一座寺庙——丁青寺(苯教)。此后,自8世纪未到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时期(1576),宁玛、萨迦、噶举、格鲁四大教派先后传入康区,从而在康区形成了苯波、宁玛、萨迦、噶举、格鲁五大教派的鼎立局面。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州全面正确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目前,全州经政府批准开放和依法登记的寺庙教堂有532座,其中藏传佛教寺庙及活动点515座(包括宁玛派219座,格鲁派127座,萨迦派78座,苯波派50座,噶举派37座,无教派4座),天主教堂2座,基督教堂1座,伊斯兰教清真寺1座,依法登记汉传佛教性质的活动点13个。开放的宗教活动场所满足了广大信教群众过正常宗教生活的需要。党和政府历来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和风俗习惯,我州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拨出专款用于全州各寺院的开放和维修。寺院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宗教界的合法权益得到切实保障。由于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了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州藏传佛教寺庙、教职人员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充分的保护,信教群众的正常宗教生活有了充分的保障,佛教界人士和广大信教群众爱国爱教、团结进步、积极参与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为甘孜州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甘孜有古碉、藏寨、美人谷。在巴县被称为“千碉之国”,古碉座座拔地擎天,高的有10余层楼房高,矮的也有10多米。丹巴古碉形式多样,有四角碉、五角碉、六角碉、八角碉、十二角碉、十三角碉。从功能分类看,大致可分为家碉和寨碉两类。家碉以户为单位,依房而建。寨碉以村或部落为单位,一般建于道路要塞、山梁高处。寨碉又根据其作用,可分为烽火碉、要隘碉、界碉、风水碉和战碉等。从古碉的分类,我们可以推测出最初主用于战事的古碉,随着时间的变迁、民族的融合,古碉的功能也因此渐渐演绎为多元化,战争不再是古碉首要的功能了,更多的意义在纪念,纪念这片土地在时间的长河中所具备的人文意义。

  藏寨也是丹巴的一大特色,特别是甲居藏寨。甲居藏寨面积约5平方公里,居住有嘉绒藏族140余户,藏寨从大金河谷层层叠叠向上攀援,一直延伸到卡帕玛群峰脚下。放眼望去,卡帕玛群峰像一位慈母敞开宽大温柔的胸襟,任凭山寨安然躺在怀中。甲居藏寨四季景色各放异彩。春天,簇拥在寨房四周的桃树、梨树、石榴树吐绿滴翠,红白相映,争奇斗妍,山寨融进了花的海洋;盛夏,幢幢寨楼又如含羞的少女深藏在万绿丛中,只有在微风中,林海碧涛轻轻翻滚时才若隐若现;金秋,山寨呈现出一派多彩的画面,树叶渐次褪绿,红色、金黄色成了寨子的主色调,楼房上堆积着金灿灿的玉米,房檐上挂满串串红辣椒,寨前房后的果树枝头,挂满香气四溢的雪梨、苹果和开裂的红石榴;只有冬季,寨楼才露出迷人的脸庞,可以尽情欣赏它那小巧玲珑的娇姿。无疑,甲居藏寨天人合一的氛围总会深深击中久居于现代城市中人们的心扉,在人类发展和前进的道路上,甲居藏寨总是以她的美教会我们怎样和自然相依为命。

  大凡“美人谷”的女孩,不管身在乡村还是走出大山,几乎不施粉黛,不用华丽的衣饰去装扮。她们不怕风吹,不惧日晒,艰苦的体力劳动之余,稍加梳洗,便气韵毕现,曲线天成。天生的冰肌玉肤似乎永远含烟凝碧;瘦长而丰腴的体态似乎永远婉转有致,劳动的打磨没有使其粗糙、变形,反而更增加了健美的必备要素。当然,她们并不拒绝盛妆包裹,天生丽质衬以时代包装,更凸现其佳人原质。在以韩国美容技术被大家称道和接受的今天,人造美人又同时让广大的人们产生了审美疲劳,犹如对绿色食品的渴求一样,他们更希望欣赏到人本源的美,难怪丹巴的美女们身影遍布全国各地,在各行各业中展示着她们自然的美。

审核:   责编:  
getCorp: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0| getdetail: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24.0014| tab-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0|att-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0|h-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1.0001|f-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1.0001|vcount-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3.0001| S:2019/10/16 0:15:03,2019/10/16 0:15:03,32.0018